2015年01月29日 08:16:37 来源: 北京青年报

去年10月15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北京主持召开文艺工作座谈会时表示,不要搞“奇奇怪怪的建筑”。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王丽方在接受北青报记者专访时表示,在我国,追求资本和追求政绩是奇怪建筑的根源。

  谈建筑怪相

  一种浮躁又没有底气的情绪导致奇奇怪怪的建筑

  有些政府官员的要求极其奇怪,他也说不清到底要什么样,就说要超前,要很不一样,这种浮躁又没底气的情绪,不管给他什么方案,他都觉得没有解渴。

  北青报:习总书记提出不要搞“奇奇怪怪的建筑”之后,很多网友总结了国内越来越多的怪建筑?哪些因素导致怪建筑数量这么多?

  王丽方:我们的现代建筑发展也有二三十年了,发展实在是太快了,每天都有一堆一堆的建筑在往外冒。

  投资人对建筑形象走向有很大影响。我觉得从根儿上来讲,就是因为有这样一些业主产生了不切实际的、违背建筑基本规律的想象,明明有各种各样的建筑师可以提供各种风格的建筑设计,可是他就一定要选择最怪的,而最终的选择权就在他手里,所以导致怪建筑越来越多。

  除了业主外,有些政府官员追求政绩也是助推建筑业浮躁的很大一个因素。

  特别是在一些相对落后的地方,有些政府官员的要求极其奇怪,他也说不清到底要什么样,就说要超前,要很不一样,这种浮躁又没底气的情绪,不管给他什么方案,他都觉得没有解渴。

  北青报:那些著名的建筑师在建筑外形上没有责任吗?

  王丽方:在我国,当前的建筑行业、建筑师和投资人都太忙,一个很年轻的建筑师,手里往往都有好几个项目在做,而且每个都十万多平米,几个月就能出设计图。外国建筑师听了吓都吓死了,他们不能理解我们怎么能这么快做出这么多东西。

  大家一般都会说这个建筑是谁设计的,这么难看。其实只有我们自己理解里面的苦衷。比如说这个建筑颜色太难看了,当时建筑师可能拿出了很好的颜色方案,但开发商或者主管坚持要用这个颜色,最后只能听他的。而之所以坚持用这个颜色,也很可能是有材料商给了红包,要推销这个产品和颜色。

  谈国内建筑风格

  从追求大面积到追求奇怪外形

  建筑是公共形象的产品,建筑尤其是体量很大的建筑,外形设计上必须要对城市负责,只顾面积、不顾模样的建筑肯定不行,只求奇葩的外形也不行。

  北青报:国内建筑外形的设计风格有过哪些变化?

  王丽方:最开始,国内大部分业主把建筑看成是一种财富,追求大面积,让设计师做出尽可能多的面积,能赚最多的钱是最重要的,外观只要不要太丑就行,马虎一点就算了,造成我们城市里面大量建筑都很难看、老土。

  后来随着城市和经济发展,一些业主开始意识到在城市里的显眼之处做建筑,可以形成一种广告,他们要表达自己的身份,开始要求外观要漂亮一点,这些想法基本还都是正面的想法。

  再往后,各个业主之间开始互相攀比,我在这方面超不过你,就要搞得跟你不一样。其实追求不一样本身没有错,你穿红的我穿粉的,都很好看。但有的人开始一味追求显眼,要求所有建筑都比不上我,甚至抛弃建筑本身的规律,片面追求奇怪。

  北青报:业内有没有对建筑形象有一个规范?

  王丽方:建筑外形很难规定,因为太复杂了,一规定就死掉了。每个建筑都不一样,就像衣服一样,千差万别太多了。但是,建筑是公共形象的产品,建筑、尤其是体量很大的建筑,外形设计上必须要对城市负责,只顾面积、不顾模样的建筑肯定不行,只求奇葩的外形也不行。

  谈建筑安全

  全心全意搞怪代价很大

  牺牲掉了建筑所有的好处,全心全意在搞怪形状,代价很大。

  北青报:北京有很多被网友评为奇形怪状的建筑,很多人认为它们不仅是外形奇怪,安全方面也存在隐患?

  王丽方:有些过分奇怪的建筑的确存在隐患。比如某建筑在顶端有一个横向的大悬挑,那么高层的建筑有那么大的悬挑,这肯定会给结构安全带来很多不利,而且它的两条腿是斜的,里面的电梯却是直的,给设计和安全产生了很多额外的问题。

  在消防安全上,一旦出现问题,楼里面的人只能通过建筑两边的“腿”往下走,消防员扑救也得从那两个“腿”上去,中间的横梁上是没有逃生通道的,这些因素都不利于消防安全。再有,中间悬梁的距离这么长,很可能已经超过了合理的逃生距离。这些都不是合理的安排,可以说是牺牲掉了建筑所有的好处,全心全意在搞怪形状,代价很大。

  北青报:世界上其他国家有没有流行这种奇怪的建筑美

  王丽方:怪建筑其实是在非常小众的情况下出现的,都不能算流行。这些年,西方国家的建筑量非常少,因为它们本身的建筑量已经够了,偶尔有个项目,比如建个新的会议中心、小型展览馆之类的,也就几千平米,偶尔搞怪一下。因为建筑面积小,影响面小,所以玩一玩也没问题。

  但我们国家现在大众对建筑美的审美趣味还没有形成,这时候如果被没有修养的怪建筑乱引导,是很不稳妥的。

  北青报:国外如何避免那些大体量的怪建筑出现?

    王丽方:在国外,建筑师有他自己的权利,比如要求立面用什么颜色、什么材料,建筑师就可以签字做主,其中可能也有协商,业主要表达自己的愿望,但大多数情况下,业主在选择建筑师时,就会充分考虑建筑师历来的作品,然后才会选择。

  而我们国家再优秀的建筑师所能做的也只是把想法、各种方案的优缺点告诉甲方,想办法说服他,但甲方大多都不是这个行业的,也不一定听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