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转至:http://user.qzone.qq.com/584256971

最近日子过得有点消极,每天都很忙碌,但总结起来发现并没有忙出个什么所以然,相反还累得不行,身心俱疲。坚持了六七年的十一点睡觉的习惯也在这一两个月改变。每天拖着死狗一样的身体回到家里,洗澡都恨不得坐地上。但奇怪的是躺床上却翻来覆去睡不着,不到十二点愣是没有一点睡意。

老是做一些暴力的梦,不是梦见打仗就是梦见打架。不知道是不是和新环境或者床有关。认床是从小就有的毛病,但是搬到这个贫民窟已经快两个月,按道理早就应该习惯了,无论躺床上还是帐篷里始终觉得别扭。很早之前就发现一个不知道是好是坏的习惯:不习惯睡床垫。一睡床垫或者柔软的床就腰疼。这个不难解释,从13岁离家住校开始,基本睡的都是板板铺,硬的发慌。但习惯之后却发现开始对软床不适应,偶尔住一下宾馆也是铁定的失眠。

我觉得这是病。

很早之前我就觉得我应该写一篇告亲朋好友的文章,但是我担心这篇文章会引起某些亲人或朋友的误解,我担心你们会误解为我要和这个世界诀别,为了不引起爱我的人的担忧或得罪某些人,只好作罢。我只想过突然消失,但绝没想过离开这个世界,懦夫才会想离开这个世界。

发现我过的日子和生活模式越来越和朱哥那个老男人相似,包括思想也渐渐的在向他那边靠齐(我发誓我的性取向无比的正常)。就算发展成他现在的样子我也觉得没什么不妥,只是估计爹妈饶不了我。其实到现在,我也渐渐地连电话也怕往家里去,老生常谈的事紧箍咒一样,尤其是在姚二娃也结婚了之后。甚至有时候老妈还拿高中时候的女朋友来说事,真的是哭笑不得,我都不好意思告诉他们我已忘记人家长什么样了。五月回成都相了人生第一次亲,老爹听说是表叔安排的,激动得好像相亲的人是他不是我。至今没告诉他的是我和姑娘说过的话不超过二十句,大概在两个礼拜后我就将对方删掉了。三观不合,做朋友都是尴尬,只是感觉挺对不起表叔的。也就是在相亲的那天晚上把钱包掉了,虽然历经波折将证件找了回来,但是所有现金损失殆尽,还包括一张太平洋电影城的VIP贵宾券!

好在爹妈不知道同性恋是怎么回事。

以前我只承认我是孤独不是寂寞。可某天发现不仅觉得满大街都是美女,甚至经过女厕所都会不由自主的产生一种淡淡的哀伤的时候才终于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很早之前看到过一篇文章叫《我的乳房依旧寂寞》,写得挺好的,于是我在想我是不是也可以写一篇文章叫《我的**依旧寂寞》。相信我绝对写得出来,而且还可以写得很好。只是我敢写你们不一定敢看,那些字会强奸你们眼睛,而且很有可能我会进一大波朋友的小黑屋。突然想起上周五新浪那婊子封了我的博客,说好的一两个工作日给我答复,但他娘的到现在泡儿都没冒一个。哦对了,我的博客你们最好别好奇去看,还是那句话,会强奸你们眼睛的。闹姚二娃洞房那天晚上,李俊莉嘟着嘴说我是坏人。

我还有更坏的时候。

。。。。。。。。。。。未完待续。。。。。。。。。